<menu id="omyy4"><menu id="omyy4"></menu></menu>
  • <input id="omyy4"></input>
  • <menu id="omyy4"><menu id="omyy4"></menu></menu>
  • <menu id="omyy4"><strong id="omyy4"></strong></menu><menu id="omyy4"><tt id="omyy4"></tt></menu>
  • <nav id="omyy4"><code id="omyy4"></code></nav>
    關注微信
    小程序

    新添一個強勁對手,全喂入水稻機競爭再升級!

    作者:柳琪 本站發布時間:2022年07月20日 收藏

      按行走裝置,聯合收獲機分為履帶式、輪式和輪履混合型,不過第三種在國內比較少見,本文主要說說履帶式谷物聯合收獲機,履帶式谷物聯合收獲機又分為全喂入和半喂入,國內目前以全喂入為主,半喂入雖然有無數的優點,但是效率低下是其最大的短板,所以在與全喂入的競爭中一直落后下風,在國內只有不足3000臺的年需求量。

      經過多年的高速發展,國內的水稻聯合收獲機早已度過了巔峰期,但是仍有很多人看好這個細分賽道,每年都有新品牌誕生,筆者本人也認為全喂入屬于“大水大魚”的行業,商業價值高,且在未來行業仍有增量空間,應該是國內大企業大集團必須要爭取到競爭優勢的戰略性產品,得水稻機者得天下,失水稻機者沒有資格問鼎中原。

      一、大佬紛至沓來,全喂入競爭再升級

      “三夏”期間到江蘇、浙江一帶考察市場,明顯地感覺到今年的農機略顯疲軟,這讓筆者有些索然無味的感覺,但其實國內農機行業從來不缺乏亮點和意外,驚喜隨時可以發生,比如在江蘇泰州考察林海插秧機工廠時,在一個新產品試制廠間“邂逅”了林海公司新研發的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據現場工作人員介紹說該產品正在申請農機推廣鑒定證書,計劃下半年上市銷售,也就是說國機集團下屬的這家在插秧機行業有很強競爭實力的林海公司也要正式進軍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行業了。

      林海不是最有名的新入局者,也不會是最好一個,事實上在林海之前,近期引起行業內外巨的關注的還有徐工、碧桂園、久富等背景或實力更強的競爭對手。

      徐工給農機行業正式提交“投名狀”是今年的事。據農機行業權威媒體報道,4月中旬徐工面向國內正式推出MXR系列履帶谷物聯合收獲機,具體型號是XR730、XR630,也就是徐工水稻機起步是6公斤、7公斤的主流機型。

      從上圖1可以看出來,國內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行業在2015年就度過了高峰期,近五六年的時間里行業已經在不動聲色地洗牌中,2021年已經只有46家生產企業,剔除2.5公斤及以下小型機企業、僵尸企業、貼牌工廠的話,真正能實現規?;a的企業也就是沃得、雷沃、久保田、洋馬、井關、星光、中聯、東風、東方紅、久富等約10個品牌,其中沃得、雷沃、久保田是行業前三強,三家占比約85%,行業集中度處于寡頭壟斷的水平。

      在行業整體度過高峰期,且處于寡頭壟斷階段的行業,仍然有新品牌入局,且新入局者是實力派或有強大的背景,一方面說明全喂入行業的魅力不減,另一方面也說明競爭在升級。

      二、大佬們趨之若鶩,為什么?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行業競爭格局基本固化,且實力派云集的大背景之下,林海、徐工、久富等大佬為什么還會對全喂入水稻機行業趨之若鶩呢?背后的深層次原因值得重點剖析。

      1、戰略高地,不允缺失

      在國內市場上,水稻聯合收獲機年產值約120億,其中全喂入約為100億元,是規模僅次于拖拉機的第二大品類,其重要性和行業地位不言而喻。

      在國內市場,農機生產企業如果想成為行業領軍企業,就必須要在旱地和水田兩個市場上進行產品線布局,近五十年的產業史證明,只有旱田機械或只水田機械的農機企業,都不能成為國內農機行業真正的領頭羊,這與約翰迪爾、凱斯紐荷蘭、愛科、久保田等跨國公司面臨的形勢還有所不同,是中國的特殊環境、特殊國情、特殊需求決定的。

      也就是說,在國內農機行業想成為有地位,有話語權的農機生產企業,就必須要擁有在水田機械上的競爭實力,否則就是戰略性資源缺失,而國內水產機械規模最大的品類是水稻聯合收獲機。

      水稻聯合收獲機之于龍頭企業來講,是不可或缺的戰略性業務,要想成戰略性的企業,戰略性產品是允許缺失的,缺失了戰略性資源就注定是不入流的企業,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什么濰柴雷沃、一拖股份、東風農機、常州東風,包括約翰迪爾、愛科等國內頭部企業和跨國公司擠破頭都想進入水稻機的動機了。

      2、規模效應好,利潤空間大

      在所有的農機品類里,有一些產品貌似需求量很大,規模效應明顯,但深入地結構化地分析的話其實不然,如拖拉機行業,國內在2020年有41.26萬的需求量,具體到50馬力段上則只有一萬多臺的需求,而具體到東方紅品牌上則只有上千臺的銷量,這說明這類產品總量需求很大,但是具體到機型上也是小規模生產。

      而有一些產品貌似需求量一般,但規模效應非常明顯,其原因是需求單一化、產品標準化。如水稻聯合收獲機,如2020年國內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的需求總量約為5.8萬臺,其中沃得銳龍6公斤跨區版本和經典兩款機型銷量超過2.5萬臺,這兩個機型是同樣的底盤,只是配置不同罷了,對于沃得工廠來講,可以形成極強的采購、組裝、銷售的規模效應,成本會極大地降低,利潤會盡可能地高,是公司真正的現金牛產品。

      全喂入水稻機市場競爭有序,目前主要在沃得、濰柴雷沃和久保田三者之間展開,令人欣慰的是國內的該行業并沒有陷入無休無止的價格戰,而是以久保田品質戰和沃得的服務戰為主導的良性競爭,所以行業的利潤空間一直比較充裕,這也是吸引眾多大佬如過江之鯽紛至沓來的原因所在。

      有高利潤空間的行業值得長期堅守,也更容易容納新進入者。行業的生存空間就是價格最高者和最低者之間的差價。

      如江蘇補貼系統公開數據顯示:洋馬YH1180KG23市場售價252000元,久保田EX108Q市場售價206000元,而雷沃RG50超越版市場售價135600元,沃得銳龍4LZ-5.0MAQ市場售價103000元,洋馬YH1180KG23、久保田EX108Q和沃得銳龍4LZ-5.0MAQ價差在149000元、103000元。

      久保田和洋馬的高價戰略,恰恰為國產品牌預留了足夠大的生存空間,另外從近幾年久保田和洋馬推出的新產品看,行業的利潤空間還在擴大,也就是這些國際大品牌仍在抬高行業的利潤天花板,另外隨著國產品牌規模的進一步擴大,單機毛利空間也會增加,這樣國產品牌的利潤空間理論上更大,這類產品也更有商業價值。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有足夠的利潤空間,就會吸引新的競爭對手不斷地加入。

      3、侵略性、替代性極強,市場空間仍在擴展

      筆者認為水稻聯合收獲機(包括全喂入機型和半喂入機型)是戰略性農機產品,其戰略的重要性在近幾年不斷地凸顯,這是因為水稻具有極強的侵略性,對其他的收獲類產品形成了強烈的替代效應,其中影響最大的是小麥聯合收獲機。

      從上圖可以看出來,2013年對于水稻機和小麥機都是拐點,但一個是強力向下,一個是斷崖式下降,走出了完全不同的兩個風格,受此影響,國內生產水稻機和小麥機的企業也出現了兩種完全不同的命運——沃得強力崛起,久保田經歷不衰,而雷沃和中聯陷入下行通道,一拖的小麥機成了燙手山芋。

      背后的秘密藏在需求里。追根溯源,近二十年的時間里,受相對收益低的影響小麥播種面積不斷地在下降,由于水稻產量大相對收益高,且在口糧中占比不斷地增加,所以水稻種植面積保持穩定且稍有上升,有數據顯示2020年水稻種植面積4.5畝,小麥約3億畝,這就造成了水稻全程機械化所需農機需求整體多于小麥全程機械化所需的農機,當然也包括水稻聯合收獲機。

      當然最值得關注的,且近幾年對小麥機需求影響最大的是小麥機與水稻機之間的替代與被替代。

      小麥機和水稻機統稱為谷物聯合收獲機,人們習慣于把履帶行走裝置的谷物聯合收獲機叫做水稻機,輪式行走裝置的谷物聯合收獲機稱為小麥機,這是因為履帶式的更適合水田作業,輪式地在旱田作業效率更高,“輪旱履水”的局面維持了很長時間,但后來這一平行的局面被打破,規則的破壞者是履帶收獲機。

      與輪式機機相比,履帶式的水稻聯合收獲機具有更好的通過性、適應性和安全性,在輪式機到不了或不敢進入的丘陵山區收獲作業市場里,目前幾乎全部是履帶式聯合收獲機得天下,不論是小麥、玉米、油菜、蕎麥、青稞或其他雜糧,水稻機通通能拿下來。

      另一優勢則是轉場的方便性,這是履帶式水稻聯合收獲機最突出的優勢,也是在麥收區跨區作業市場水稻機取代小麥機的原因,小麥機有兩驅四驅兩種機型,不管哪一種機型,在轉場時速都不會超過40公里,速度太快就會很危險,而水稻機轉場時根本就不是自己走,而是用小微卡或中卡車,這種車不但是運輸工具,經過改裝之后就是流動房車,跨區作業過程中機手一家人衣食住行都在這一輛車上,同時卡車的速度很快,可以毫無限制地上高速公路,時速不超過120公里就沒有問題,相反看輪式機車的轉場速度就比履帶機慢得多,所以往往在輪式機趕到作業現場時,履帶機已經把活干完了,當然履帶機與輪式機車相比,更大的優勢是履帶機可以收水稻,而輪式機進不了水田。

      履帶式的水稻聯合收獲機比輪式的小麥機適應性好,轉場更方便,所以近幾年時間里水稻機不斷地蠶食小麥機的市場,其結果就是水稻機占比不斷地提高,小麥占比不斷地減少,這從上圖就可以看出端倪。

      此外水稻機還對玉米機、油菜收獲機、大豆收獲機、花生收獲機等其他細分市場的競爭性產品形成強替代,所以在谷物聯合收獲機里,履帶式的水稻聯合收獲機占比在不斷地提高,從銷量和銷售額看在谷物聯合收獲機里都是最大的,所以說得水稻機者得天下!

      三、形勢正在起變化,入市需謹慎

      以上我們著急分析了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對于農機企業和戰略性意義和其規?;瘍瀯?、良好的拓展性的優勢,但農機行業的需求環境、產業格局、競爭形勢、需求特點一直在動態的變化過程中,站在動態的視角、發展的眼光看,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行業的發展趨勢和競爭特征都在發生著全新的變化,過去看似重要的特征和規律正在失效,新的規律正在起作用,所以企業也要在新的環境下,用動態的視角與時俱進地觀察這個行業,并制定更加符合趨勢與潮流的策略。

      1、穩定格局已打破,行業競爭格局面臨重構

      2015年-2020年是江蘇沃得銳龍5公斤、6公斤機型一家獨大,連續幾年市場占有率超過60%,在行業內處于寡頭壟斷的競爭位勢,但在2020年濰柴股份收購雷沃重工并成立新的濰柴雷沃之后,雷沃公司實現了涅槃重生,新成立的濰柴雷沃把業務增量的最大希望押注在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行業,并接連不斷地推出了在品質、配置、價格上有很強競爭力的6公斤、7公斤、8公斤大喂入量的機型,如RG60榮耀版、RG60尊享版、RG70金剛版等。

      雷沃的對標品牌是沃得農機,通過推了有競爭力的產品,積極的商務政策和積極主動的營銷手段,沃得的銷量快速增加,市場占有率快速上升,近兩年的時間里從沃得、久保田等品牌手里搶回來大約15%以上的市場份額,沃得的市場地位受到了強有力的挑戰,這是多年未曾有過的形勢,也打破了全喂入行業一直穩定的競爭格局。

      與此同時,在產品上一直處于被動地位的久保田終于覺醒了,在近兩年的時間里,快速推出5公斤、6公斤的新產品,在喂入量上已經不再落后于國產品牌,這為久保田準備了重新奪回銷冠的籌碼,如2022年久保田主打的機型是6公斤的EX系列全喂入聯合收獲機,即EX108-S、EX108Q-S再加上還有升級版本5公斤喂入量的CX100-S、CX100Q-S讓其有與競爭對手平等過招的本錢。

      所以說國內的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行業競爭已破位,久保田從被動挨打到主動應戰,雷沃從跟隨者到攻壘者,行業的競爭格局正在重構,沃得也不會被動應戰,而一定會祭出更加有競爭力的營銷手段。

      在行業重新進入動蕩期,對于新品牌既是機會也是威脅,沃得、雷沃、久保田三大神仙的打架,死掉的極有可能是小品牌的新入局者,因為目前三大巨頭的爭奪不是新機會,而是市場存量的重新分配,所謂神仙打架,百姓遭殃就是這個道理。

      2、輪式機正在回歸,履帶機優勢不再明顯

      前文說過,履帶行走前置的全喂入最近幾年的增量主要是來自輪式的小麥聯合收獲機,但今年的“三夏”作業市場上出現了新情況,這就是小麥機需求的回歸和重新收復被全喂入搶走的市場。

      據筆者從市場一線觀察和了解到的信息,今年三夏作業期間,履帶機的作業量嚴重不足,而輪式小麥機,尤其是科樂收、約翰迪爾、凱斯等大喂入量的小麥機供不應求,雷沃和中聯的9公斤、10公斤大喂入機型的作業量也要高于往年。

      究其原因是黃淮海地區土地集中度在加快,農作物的種植規?;皆谔岣?,所以收獲效率更高的大型輪式谷物聯合收獲機的作業優勢開始顯現,另外輪式小麥機的脫粒和清選的效果要遠遠優于履帶機,這得益于輪式機的更大更長的清選裝置,所以在作業市場上更受種植戶的歡迎。

      所以隨著農業規?;降奶岣?,輪式機的優勢開始顯現,履帶機相對于輪式機,其效率的相對劣勢也開始顯現,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輪式機的地盤被履帶機蠶食多年之后,終于開始收復失地了。

      這對于輪式收獲機企業是利好,而對于履帶機企業是利空,尤其是對于新進入的企業,就得認真地思考,如果履帶機失去本來屬于輪式機的市場,未來行業整體需求量會不會大幅下降?

      3、保有量過大,單機收益不理想,換機頻率降低

      相對來看,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對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的補貼支持力量較大且政策一直很穩定,再加之江蘇、安徽、浙江、河北、山東等主銷省份的財政條件好,補貼資金兌現及時,所以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的銷售也很穩定。

      如果從2011年開始算起,到2021年10年的時間里通過補貼系統銷售了70多萬臺的全喂入,如果從2017年算起,5年時間也銷售了超過30萬臺的機器,雖然履帶式全喂入算得上是高頻更新的機器,但是保有量仍然很大,機手單機作業收益下降是不爭的事實,據從跨區作業組織得到的數據,購買國產品牌的全喂入5公斤、6公斤機型,正?;乇緯r間是1.5-2年,如果是購買久保田、洋馬的機器得2-3年,這說的是參加遠距離的跨區作業,還要算上收割油菜、高粱、蕎麥等雜糧,如果是本地作業,3年-5年才能收回投資成本。

      收割機的保有量在不斷地增加,但由于比較收益低,國內的水稻種植面積事實上近兩年在下降,一增一降之間,單機的平均作業面積會減少,作業量比以前會明顯降低,機手收回投資成本時間會拉長,就無疑會影響機手購買新機器的積極性,換機頻率會降低,這將是影響未來更新量和增量的關鍵因素,不能不細察。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natalieolenheim.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
    国产精品iGAO视频网网址,欧美大片欧美激情免费看,日本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A片视频免费看,撕开奶罩揉吮奶头高潮视频